資陽男子追砍路人被擊斃現場。
開槍民警秦警官。

受傷民警胡茂勇
受傷民警嚴森
  5月30日早上8點05分,資陽市雁江區南津鎮劉家場鎮上,一名男子手持雙刀,對過往路人亂舞。南津派出所接警後,民警秦警官、嚴森立即出警,到派出所門口正好碰到趕來上班的所長胡茂勇和民警包中必。胡茂勇來不及領取槍支,當即從值班室拿出兩把鋼叉和盾牌,四人一同出警。
  到現場以後,民警發現有個中年男子拿著兩把刀亂舞,在街上追砍群眾。處置民警分頭進行圍堵,追堵過程中胡茂勇、嚴森被砍傷,從另一邊追過來的秦警官發現肇事者在追砍民警,果斷開槍將肇事者擊斃。
  30日下午5點過,資陽市公安局通報稱,行凶男子10年前曾有精神病史,經治療後多年未複發。經檢察機關介入調查,民警在事件處置過程中使用槍支符合相關規定。
  奪刀行凶
  大爺用一支煙逃脫
  5月30日早上8點過,南津鎮劉家場鎮上,一名男子衝到卓勇的肉攤前,準備奪走案板上的剔肉刀時,卓勇眼疾手快反奪了回來,“一看原來是附近竹林村的韋勇蕭(化名)。”
  韋勇蕭馬上衝到隔壁謝隨國的肉攤前,奪走了一把割肉尖刀。“我當時在招呼一個顧客,完全沒有註意,他搶走我的刀時,我看到他另一隻手上還有一把彎刀,我就站在原地不敢動了。”謝隨國說。
  韋勇蕭雙手持刀揚長而去,一路上見人就揮刀去刺。“他拿起刀,先後抓了好幾個人,把刀架到那些人的脖子上。”前來趕場的村民卓昆賢說,一名60多歲的大爺在被該男子挾持後,不斷向該男子說話求饒,還從兜里掏出一支煙點上遞給該男子,男子接了煙後放在嘴邊抽了兩口,才放了這位老人。
  緊急處置
  兩位民警倒在血泊中
  韋勇蕭繼續持刀在場鎮上亂舞,正在上班路上的劉家村會計陳家中獲悉後,立馬撥打110報警。
  8點20分左右,4名民警從南津鎮趕到事發現場,分成兩組對肇事者進行圍堵。年紀稍輕的南津派出所所長胡茂勇和民警嚴森一組,拿了一把鋼叉追堵,追出不遠,將韋勇蕭叉住。韋勇蕭身形強壯,很快掙脫鋼叉。胡茂勇和嚴森又持鋼叉夾擊,韋勇蕭揮舞雙刀砍向胡茂勇。
  胡茂勇手臂、耳根部位被砍傷後倒地,嚴森試圖撲倒韋勇蕭,被其砍傷面部、胸部和手臂等處。
  “嚴森渾身是血,仍死死抱住肇事者的腰部。”從另一邊趕來的50多歲的秦警官說,肇事者掙脫嚴森後,繼續往前沖,“嚴森弔住他的左手,打掉了他左手上的刀,他舉起右手上的刀,準備砍下去。”
  被迫開槍
  “凶手離我1米遠”
  秦警官衝上去,準備幫嚴森,“嚴森被拖行了約4米被凶手擺脫,暈倒在地上,凶手朝我衝過來,我背後圍了很多群眾。”秦警官說。
  這時,報警的陳家中也追了過來。“看到兩名警官倒地,我拿起旁邊的凳子打了凶手一下。”陳家中說,韋勇蕭被打後,若無其事繼續衝過來。
  “離我只有1米遠了,他準備砍我。”秦警官說,他準備用盾牌擋住肇事者,但沒有成功。“閃開!”秦警官大吼一聲,然後扣動扳機,韋勇蕭被擊中倒地身亡。隨後,兩名身負重傷的民警被送往醫院進行搶救。
  “如果我不開槍,也許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吧。”30日下午,秦警官一臉倦容,說起上午開槍的一刻,仍全身發抖。
  檢察機關:槍支使用符合規定
  30日上午,華西都市報微博、華西都市網最早播報韋勇蕭砍傷民警一事,不少網友質疑:秦警官開槍是否必要?
  秦警官說,30日恰逢劉家場鎮趕集天,鎮上人流密集,“我們趕到後,圍觀的群眾很多,肇事者砍倒兩名警察後,沖向我的時候,旁邊就是一個幼兒園,離他只有10多米。”
  “因為6月1日放假,幼兒園慶祝六一活動提前舉行。”秦警官說,如果不果斷制服凶手,凶手衝進幼兒園後果不堪設想。
  30日下午,資陽市公安局通報稱,根據相關規定,民警遭遇嚴重暴力犯罪,可能危及群眾生命安全,情況十分緊急的情況下,可以果斷開槍處理。
  民警初衷:只想將肇事者制服
  經過調查,資陽市公安局30日下午通報稱,4名民警攜帶一支手槍,參與此次事件處置。“趕到現場,民警表明瞭身份,對方仍不予理會。”資陽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說,民警最初只想將肇事者制服,所以只使用了鋼叉等警用器械。
  30日上午,韋勇蕭被擊斃後,資陽檢察機關、紀檢部門趕往事發現場進行調查。30日下午5時許,檢察機關調查後初步認定,公安民警在事件處置過程中,使用槍支符合相關規定。
  事發時,陳家中就站在秦警官身旁。韋勇蕭一直用刀將秦警官和陳家中往後逼退,“他把我們逼得實在是沒地方退了,秦警官才迫不得已開了槍,歹徒退了兩步後便倒地了。”陳家中說。
  截至30日22點記者發稿時,兩名民警仍在醫院救治,暫已脫離生命危險。記者調查
  肇事者:曾患精神病2個月前才回家
  30日下午,回憶起行凶的韋勇蕭,多名目擊者的印象是,韋勇蕭當時上身穿一件短袖,下身著一條內褲,體格健壯,手臂粗壯。
  資陽警方通報稱,韋勇蕭今年46歲,南津鎮竹林村人,10年前曾患精神病,經治療後多年未複發,然後外出務工,2個月前才從成都回到老家,此次患病原因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他手中另一把彎刀來歷也還在調查,他有幾個兄弟姐妹,一直未婚。”資陽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說,韋勇蕭被子彈擊中部位,有待屍檢後進行公佈。講述
  嚴森妻子王泓潤:
  被砍7刀,可能毀容
  30日上午8時50分,嚴森的妻子王泓潤接到電話,被告知嚴森被凶手砍傷。
  9時30分許,王泓潤在雁江區人民醫院門口看到,丈夫渾身是血,躺在病床上。
  “我一下就哭了,說不出話了。”王泓潤說,丈夫看到她時,只說了一句話:“放心,我沒事。”
  王泓潤是雁江區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她和救護人員一起,將丈夫推進手術室。“他下巴被砍,舌頭弔在外面,右肺被貫通,一隻手臂被砍出近20釐米的傷口,神經被割傷,一共被砍了7 刀,可能影響以後的生活。”王泓潤說,面部傷可能讓丈夫毀容,手術中還輸了一次血。
  經過近7小時搶救,30日下午4時,嚴森才被推出手術室,送進了重症監護室,目前已脫離生命危險。
  胡茂勇妻子晉暉:
  網友質疑讓人心寒
  胡茂勇被砍傷後倒地,經過搶救,30日中午12時許才出手術室,隨後被送往重症監護室。
  “他一直昏迷,出手術室才跟我說話,眼眶裡有淚珠子,肯定很疼。”胡茂勇的妻子晉暉說,丈夫推出手術室時,她問傷情時,丈夫說刀傷在左手臂和耳後根,“估計傷到動脈,血一下噴到臉上,還好我們去得及時,不然要傷到其他人。”
  從口袋里拿出染滿鮮血的警服,晉暉紅腫的眼裡又流下淚來:“我也是一名派出所民警,他都傷成這樣,有些網友還質疑他們,真的讓人心寒。”
  華西都市報記者田雪皎攝影報道
(編輯:SN069)
創作者介紹

咖啡

zi93ziqvh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