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對持續了數千年的小農模式進行的根本變革。我國正站在告別小農生產模式,走向現代化的歷史關鍵時刻。自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以來的一年裡,黨中央、國務院明晰了全面深化農村改革的若干具有方向性和戰略性的重大問題,加快轉變農業發展方式,釋放被束縛的生產力,神州大地春潮涌動。
  農興國強。中華民族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正在希望的田野上放飛。
  黨中央、國務院把“三農”作為重中之重,繼30多年前的農村“大包乾”改革後,吹響了全面深化農村改革的新一輪號角,勾畫出中國特色新型農業現代化的新藍圖。
  一個月前,一份被譽為開啟中國農村第二次革命的農村土地改革方案對外公佈。中辦、國辦印發了《關於引導農村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發展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意見》。
  這項改革是2014年作為全面深化改革元年推出的重磅改革之一。
  中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我國農業發展迫切需要走進“提質增效”新階段。
  “中國已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工業製造大國,城鎮化30多年趕上了發達國家兩百年的成就,信息化基本和發達國家同步,但‘四化’中農業是短板。”農業部農村經濟體制與經營管理司司長張紅宇分析指出,我國農業距離現代化差距如下:
  ——農業仍處於小戶經營的小農模式:平均每個農業生產經營戶只能經營9.1畝耕地,每個農業從業人員只能經營5.2畝耕地,一個農業從業人員一年的純收入只有2500元。
  ——農業機械化水平不高。目前我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雖然超過60%,但與發達國家仍相差幾十個百分點,玉米、棉花等作物機械化仍處於較低水平。
  ——農業基礎設施落後。我國目前中低產田占耕地面積約為三分之二,全國有一半望天田。農田水利工程年久失修、設施老化。
  距離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僅有5年多時間。加快農業現代化建設,成為決定小康社會目標能否如期實現的關鍵之舉。2014年,“重中之重”一詞成為中央涉農文件的常用詞彙。以轉變農業發展方式為主線,一系列“重中之重”的農村改革政策相繼出台——
  確定了中國碗裝中國糧的方針: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探索形成農業補貼同糧食生產掛鉤機制;實行農產品目標價格制度,當產品市場價格低於目標價格時,補貼農民;當產品市場價格升高導致物價總水平上漲過快時,補貼低收入群體。
  明確了加快推進建設有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的目標:以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和促進農民增收為核心,走出一條生產技術先進、經營規模適度、市場競爭力強、生態環境可持續的中國特色新型農業現代化道路。
  推出土地適度規模經營的土地改革政策: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開始實施,5年內完成;《關於引導農村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發展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意見》出台,農村集體資產股份全能改革進一步推進。
  讓農民成為體面的職業:大力扶持家庭農場、專業大戶、農民合作社、產業化龍頭企業等新型主體,培養造就新型農民隊伍,把培養青年農民納入國家實用人才培養計劃。
  讓農村成為美麗鄉村: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繼續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為農民建設幸福家園和美麗鄉村。
  開啟戶籍制度改革,明確建立城鄉統一的戶口登記制度,實行半個多世紀的“農業”與“非農業”二元戶籍管理模式退出舞臺。
  生產關係的變革,激發了前所未有的潛力和活力。中國農業開始告別持續數千年的小農經濟模式,走上集約化發展的現代化道路。
  走進山東省德州市臨邑縣德平鎮富民家庭農場,農機倉庫里併排停放著聯合收割機、噴灌機等幾十臺農用機械。“通過土地流轉,我的身份也在不斷變化,開始叫承包戶,後來被叫成種糧大戶,現在又換了新身份——‘農場主’。”德州市第一個擁有家庭農場營業執照的“農場主”魏德東說,“我有了營業執照,成了法人代表,更方便實施訂單農業,拉長產業鏈。”
  魏德東身份的變化,是我國農業向現代化農業轉型升級的一個縮影。一年來,大幕開啟的農業改革正在釋放出紅利:
  土地正在從一家一戶的經營模式,向集約化經營模式發展。據農業部部長韓長賦12月初公佈的數據:截至2014年6月底,全國農村承包耕地流轉面積達3.8億畝,占承包耕地總面積的28.8%。
  伴隨著土地集約經營的腳步,農業現代化大步提速:農業部公佈的最新統計顯示,今年全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將超過61%,比一年前提高10個百分點,比10年提高近30個百分點。
  新型經營主體正在崛起。全國農村各類專業大戶達到317萬戶、家庭農場87萬個、農民合作社124萬家、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12萬家。家庭農場平均規模達到200畝。
  農業部啟動實施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程。2014年中央財政安排農民培訓補助資金11億元,用於培育一批新型職業農民。
  在舞動改革之龍的同時,我國農業進入“大補貼時代”,預計今年涉農投入高達1萬億元。
  激情在燃燒,活力在迸發。
  全國糧食總產量今年實現“十一連增”,讓中國人端牢了手裡的飯碗。2014年全國糧食總產量達到60709.9萬噸,比上年增加516萬噸。
  農業的穩步向好,鼓了農民的“錢袋子”。今年前三季度,全國農村居民人均現金收入8527元,實際增長9.7%,快於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以如履薄冰的責任感,念好念正中央“三農”改革的經,讓農業更強,農民更富,農村更美,為實現中國夢而奮鬥
  站在辭舊迎新的門檻上,我們仍需以如履薄冰的責任感,念好念正中央“三農”改革的經。
  “三農”改革,涉及9億農民。文件上的一句話,到了基層,就直接關係到人們日子過得好不好。
  在這場前所未有的大變革中,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坦言存在著問題:有的地方強行推動土地流轉;有的片面追求流轉規模;有的工商企業租賃農戶承包地,“非糧化”問題突出;有的強行趕農民“上樓”。
  中央在今年發佈的多份文件中划出了原則性紅線:絕不能用行政手段強迫農民流轉土地;城鎮化不能強行趕農民“上樓”;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七次會議明確必須堅持三條底線,即堅持土地公有制性質不改變、耕地紅線不突破、農民利益不受損。
  “‘三農’改革的目的是富農強農,而不是肥了資本,產生出赤貧階層,進而給國家埋下動亂的隱患。”中共中央黨校教授周天勇說。
  “有關部門要儘快出台操作性強的各項改革的實施細節,不讓侵害農民利益的主體有空子可鑽。”中國社科院農村所研究員張曉山說。
  如何避免流轉了土地的農民變成無業游民?張曉山強調,不能簡單採取“長期出租﹑固定租金”模式,可探索通過保底分紅等方式流轉土地,使農民分享增值收益。
  今年9月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五次會議強調,積極發展股份制合作,審議了賦予集體資產股份權能改革試點方案,目標是建立符合市場經濟要求的農村集體經濟運營新機制。讓農民在村集體里轉成“市民”和“股民”的改革模式,正在探索之中。
  除了以上圍繞土地制度改革的難點正在破題外,“三農”還有許多難點在破題:如何讓農業發展可持續?如何讓農民也能享受到與市民同等的公共服務待遇?
  ……
  億萬農民期待著,改革元年後的2015年,能釋放出更多的改革紅利吹拂田野,讓農民早日過上現代化的好日子。(記者 林紅梅、王宇、劉羊暘、於文靜、潘林青)(完)  (原標題:在希望的田野上放飛夢想)
創作者介紹

咖啡

zi93ziqvh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